1. 首頁
  2. 地方新聞

"歐洲防務舊夢再被喚醒?法國總統馬克龍:優先建設歐洲防務"

"

法國一年一度的國慶閱兵式14日在巴黎舉行,法國總統馬克龍在香榭麗舍大街檢閱部隊,并邀請包括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、德國總理默克爾等歐洲十多位領導人參加。

今年法國閱兵式的一大主題是“歐洲合作”,14日的閱兵儀式也充分展示了歐洲防務合作的色調。法國總統馬克龍當天還表示,歐洲防務建設是法國政府優先處理的事務之一。

14日的法國閱兵式上,為了體現出歐洲防務合作,包括法國在內的來自歐盟十個成員國的軍人參加了閱兵式。在飛行表演中,包括德國A400M運輸機和西班牙C130運輸機在內的13架歐洲其他國家飛機受邀參演,展示歐洲合作精神。

馬克龍在當天的講話中說,歐洲防務合作是當天閱兵式的“主線”,歐洲防務建設是法國政府優先處理的事務之一,而如何加強歐洲“集體行動能力”是歐洲防務建設必須解決的挑戰。

德國總理默克爾當天表示,法國邀請多國領導人出席本國的閱兵式,來自歐洲其他國家的軍人及裝備參與到法國的閱兵式中,正是歐洲內部加強防務合作的體現。

默克爾:今天(14日)法國總統邀請歐洲各國領導人來參加傳統的國慶閱兵儀式,我將這一舉動視為有助于歐洲防務政策的重要姿態。

近年來,法國、德國等歐盟主要成員國積極推動歐洲防務合作與建設,以期實現歐洲防務一體化。法國、德國、比利時、英國等10個歐盟成員國于去年簽署協議,加強政治和軍事層面的合作。

歐洲防務舊夢再被喚醒

早在20世紀50年代初,法國就提出組建歐洲防務共同體的倡議,但當時西歐安全和防務完全依靠美國為主的北約。2017年法國總統馬克龍上任以來,曾多次提出重塑歐洲,打造“真正的歐洲軍隊”的主張,他的提議得到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支持,默克爾表示,歐盟應致力于有朝一日擁有自己的軍隊,歐洲防務舊夢再被喚醒。

冷戰結束后,1991年12月《歐洲聯盟條約》的簽訂確立“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”為歐盟三大支柱之一。

1993年,歐洲國家以法德混合旅為基礎,擴展了一支法國、德國、比利時、盧森堡和西班牙5國參加、總兵力約5萬人的“歐洲軍團”。然而,由于歐盟在防務上長期倚賴北約,組建歐洲軍隊進展乏力。

2003年,歐盟國家開始打造18支“歐盟戰斗群”,試圖將每支1500人規模的戰斗群建成歐盟快速反應力量的支柱,但受到指揮決策流程復雜、北約啟動快反部隊建設等因素制約,“歐盟戰斗群”的數量、規模等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縮減。

近年來,基于美國退出各類條約行為,以及歐盟目前面臨的恐襲、難民潮、網絡攻擊等安全困境,在法德兩國的倡導和推動下,歐洲防務一體化取得明顯進展。

2016年11月,歐盟委員會提出“歐洲防務行動計劃”,設立每年50多億歐元的歐洲防務基金,旨在促進防務領域的研發及產業發展。

2017年12月,歐盟25個成員國簽署防務領域“永久結構性合作”聯合協議,在此框架下初步開展17個防務合作項目,涵蓋軍事培訓、網絡安全、后勤支持、救災和戰略指揮等方面。

2018年6月,在馬克龍的號召下,法國、德國、比利時及英國等9國簽訂“歐洲干預倡議”意向書,承諾組建一個聯合軍事干預部隊,邁出歐洲共同防務合作的實質性一步。

2018年11月7日,“歐洲干預倡議”簽署國在巴黎召開該倡議框架下的首次部長級工作會議,確定了2018-2019年度軍事合作主要方針。此次會議上,芬蘭也簽署了倡議,使得倡議簽署國達到10個國家。

建立“歐洲軍”最大障礙在歐洲自身

歐洲輿論表示,“美國不再可靠”已成為歐洲多國的普遍感受。數十年來,歐洲的安全被牢牢地掌握在主導北約的美國手中,美國的心態是歐洲防務應“為我所用”,絕不可“舍我而去”。但除了美國這一壓制因素外,建立“歐洲軍”的最大障礙在于歐洲自身內部。

首先,作為歐盟“領頭羊”,法德兩國在防務問題上各有算盤,在觀念、目標等方面存在差異。法國關心的是能力建設,欲借歐洲平臺鞏固其硬實力,開的是“小灶”。同時,把對外干預作為歐洲安全防務的重要指標,這碰到了德國的紅線。

德國則更看重歐盟范圍內的機制建設,張羅的是“大鍋飯”。二戰后德國不斷在法律、政治上強調其和平理念,在防務問題上,更希望從歐洲一體化角度去推進合作。這也是當前歐盟安全建設鍋碗瓢盆齊備,但還不能真正開伙的主要內因。

其次,內部協調不易。盡管已有10個歐洲國家簽署了關于加強政治和軍事層面合作的“歐洲干預倡議”,但目前還處于協商和討論階段。歐盟國家由于地理位置、周邊外交關系不同,很難有共同的安全威脅目標。是否采取行動,向哪個方向行動,將會成為防務聯盟的分歧所在。債務危機的陰影也使部分歐洲國家力不從心。

再次,軍費開支是個大問題。有專家指出,根據法德目前的表態,“歐洲軍”的建立與北約部隊并不矛盾,兩者可以并行推進。但是,從現實來看,維持兩支安全部隊就必須拿出兩份軍事開支,來保證軍事力量的運轉。這對歐洲國家來說,毫無疑問是個大難題。

最后,還存在眾多技術性問題。以軍隊的指揮模式為例,假如有一支歐洲軍隊,那么對這支軍隊的使用究竟是采取德國模式,還是采取法國模式?在德國,只有獲得聯邦議會批準才能派遣軍隊,法國則是由總統決定。這兩種模式截然不同,妥協的結果可能會導致“歐洲軍”最終面臨重重限制,成為無法投入戰斗只能用于維和的軍事力量。

因此,建立“歐洲軍”的設想仍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,歐盟防務合作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"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ffdk.icu/c/112479.html

捕鸟达人凤凰
3d字谜总汇太湖钓叟 幸运快三开奖不一样 捕鱼游戏棋牌 青海快三推荐预测号 快三开奖历史数据查询 欧洲足球五大联赛排名 武汉红灯区哪里最多的地方 免费下载东北麻将 广东快乐十分骗法 广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游戏斗牛牛 时时5星一期在线计划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w 吉林时时开奖号码 上海小姐上门特殊服务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